星期三, 八月 22, 2012

话诗


把你的影子
加点盐
腌起来
风干

老的时候
下酒”


偶然回读,震撼了……
那些被我置放在储存库里的,我的生命。
我的爱。

忘了
诗,它曾经是我的生命;
忘了
我曾经是个诗人。
忘得
那么理所当然 。

我想我再也无法写诗了……

记忆不再、情愫不再 
当虫儿变蛹、蛹儿变蝶,
此生命
已非彼生命。
不欢喜,亦非不欢喜。 
诗,它已不复我生命。

呵,
就让它们,风干
老的时候
下酒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