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八月 22, 2012

话诗


把你的影子
加点盐
腌起来
风干

老的时候
下酒”


偶然回读,震撼了……
那些被我置放在储存库里的,我的生命。
我的爱。

忘了
诗,它曾经是我的生命;
忘了
我曾经是个诗人。
忘得
那么理所当然 。

我想我再也无法写诗了……

记忆不再、情愫不再 
当虫儿变蛹、蛹儿变蝶,
此生命
已非彼生命。
不欢喜,亦非不欢喜。 
诗,它已不复我生命。

呵,
就让它们,风干
老的时候
下酒

星期四, 四月 12, 2012

无题 (二)

一点一滴流逝中的生命
无声无息得
静悄悄

指间抓不住的空气
心中饶是万般苦涩、惶恐与无助
也乃是
指间抓不住的空气
不问愿与不愿

留住
只为了那份
不舍得与舍不得

于是
顽强地在涡旋中
逆沉与起浮

真空中
泪。落。

星期五, 三月 16, 2012

将来的活该

有的人很可笑
有的学历再高的人,更可笑
一味局限自己在
自己所设下的科学知识的框框
宁可相信
旧的即将被淘汰的“真理”
亦不愿相信
未来将成为主流的
已被证实而取而代之的“真理”

超难跟他们沟通
那些只活在小小世界的人
仿佛接受新的事实
会要他们的命
只因真理挑战了他们的权威

 不会同情你们的
死掉了是活该

星期一, 一月 16, 2012

被拷上的铁环

不想再反抗
或做无谓的垂死挣扎
那等待
被宰割的兔子
没有谁,愿意理会
声声“不”的呐喊

于是这般乖巧地活着
配合着支配它的使者
亟待
死亡的解脱

星期五, 一月 13, 2012

舞台中央

每个人的心中
都有一个角落
寂静地安放自己
孩童般的纯真与欢乐

却没有人能接受
长大之后的
脱序的演出

不与世界运转
仿佛就是一种罪过

你在哪个舞台
就只能表演
让舞台下的观众所认同的
演出
否则,曲未终人尽散

心灵与舞步
无法融合
方了解,这是一场
强迫性的演出

星期五, 十月 21, 2011

背叛

你永远不会明白
这种心碎的感觉
就像恶梦重演般

因为你没经历过

想从你世界逃开
离得远远的
不要再见到你

星期一, 十月 17, 2011

随想(二十一)

一圈圈涟漪
在没有阵雨的午后

折一个空盒
放入
一世界的一沙粒
让它
化成血水

没有谁看得到
血水中的泪
是静是疯

狂欢吧狂欢
空气中的尘埃
然后
呕吐一地